高晓松出走半生,归来仍少年:不仅仅只有诗和远方

许久没上热搜的高晓松又上了一次,双12当晚,口红一哥李佳琦的直播间,那个幽默的高晓松来了:

“大家好,我是高晓松,矮大紧,终于组织让我接触到了核心业务,佳琦前辈好。”

高晓松带着他的“高式幽默”现身了。不少人都很好奇,高晓松来卖什么?来卖《矮大紧指北》吗?怎么撅嘴涂口红了呢?

难道他要卖口红?当然不是的,其实高晓松是来卖农产品的。高晓松来到李佳琦的直播间是为了公益扶贫,为贫困县农产品带货。

为了做公益,高晓松拼了!高晓松和李佳琦两人提前约定,单品销售破百万,高晓松就得抹上口红,这显然不是什么很难完成的事。

果不其然,三款农产品不到10秒迅速售罄。(据悉,40万斤内蒙古扎赉特大米5秒售空,5万罐安徽金寨山核桃5秒售空,12万袋康保燕麦面7秒售空,预计带动三地1114户贫困户共计增收439万。)

按照约定,高晓松在镜头前撅起小嘴,闭上双眼面向李佳琦,由李佳琦为他涂上口红。

高晓松说:“50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涂口红,为了公益扶贫拼了”。尽管直播仅半小时,但高晓松的表情包和红唇照迅速红遍全网,那个出走半生的少年又回来了。

说起高晓松,人们就想到那个放荡不羁的少年——他的诗和远方,且听他说:

“诗和远方”很多人想多了,仿佛想成去远方旅行,想成什么都不要就去追求。

不是这个意思,“诗和远方”和“眼前的苟且”不是对立的,每个人一生心里永远有这两种东西。

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

这句话如今在网络上已成为人人皆知的箴言。后来,高晓松多次说过,这句话源于自己的母亲张克群,为何?

01

诗和远方

高晓松是先有诗和远方的。

高晓松生于1969年11月14日,这个出身于书香门第的音乐天才,一路名校,拥有着别人无法复制的人生。

用高晓松的话说:

当你的爷爷是清华大学校长,外公是熟操四国语音的科学家,舅舅是科学家,爸爸教授兼博导,妈妈是建筑学家,你要是不能当上个什么专家、学者,就会有一群人说你“长坏了”。

1988年,高晓松19岁,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。进入清华大学后,高晓松不愿走父母为自己铺好的平坦大道,他想去追寻自己的音乐理想。

1990年暑假,海南一歌厅竟给他们发来邀请:“希望你们能到我们这里来演出。”

乐队的其他人都因为海南太远而心生畏惧,只有21岁的高晓松和老狼背起了吉他,远走海南,唱一晚,给20块钱。

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打的士,第一次吃菠萝。然而,诗和远方的路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。

他们的歌被当时习惯闽南语系的海南人嫌弃得不行,没几天,便失业了。

眼看快开学了,老狼急着回去上课,可他们身上的钱只够一个人回北京,高晓松说:“你先回”。

老狼走后,高晓松计算了一下兜里的钱,然后万里逃学,去了厦门。后来高晓松从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清华退学,彻底走上流浪歌手的道路。

他住在厦门大学的“校中村”东边社,那段时间他做音乐,写下了歌曲《麦克》,还有《同桌的你》《白衣飘飘的年代》《青春无悔》等也在那段时间完成初稿。

高晓松后来在回忆里写:一生当中,再没有哪一年像1990年那样漫长、欢乐和忧伤。

高晓松的生活里,最不能不说的就是远方。

“我妈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生活还有诗和远方。

谁要觉得你眼前这点苟且就是你的人生,那你这一生就完了。”

长大之后,高晓松对母亲说的这句话越来越深信不疑。

高晓松很爱旅行,迄今为止,他大概去过三十多个国家了。每到一个地方,就买一辆车,玩一段时间就把车卖了,再去下一个地方。

他享受在旅途中遇到不一样的人和不一样的事情,有一次,他在欧洲碰见一个东欧乐队,他帮人弹琴,后来还跟人卖艺去了,跟着人到处跑到处弹唱,到荷兰,到西班牙,到丹麦……

在高晓松的世界里,旅行似乎是治愈一个人最好的方式。

1997年,因为盗版对国内唱片行业心灰意冷,他转头便出去壮游了两年。2001年和沈欢结束婚姻,他又背起背包再次上路。

高晓松到现在还没有买房,原因就是不想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,他宁愿用这钱走遍世界。

有人说,他有远方,因为他是高晓松,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,每天除了苟且,还是只剩苟且。

高晓松其实很不同意这一点,他说:生活就是诗和远方,能走多远走多远;走不远,一分钱没有,那么就读诗,诗就是你坐在这,它就是远方。

这才有了他后来在《晓说》里感慨:世界不是苟且,世界是远方。行万里路,才能回到内心深处。

02

出走半生,归来仍少年

从南极到北极,从东方到西方,从所有自己梦想要去的地方,到自己没有想过要去的地方,高晓松都去了。

2011年,高晓松因为酒驾入狱。六个月的监狱生活,高晓松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平静。

你看,这就是高晓松的“疯”,永远勇敢坦荡地面对自己犯过的错,不躲闪,不逃避。

出狱后,他有了新的诗和远方:

“我确定要做一个知识分子。”

于是他参与制作了三档综艺:《晓说》《晓松奇谈》《奇葩说》。这三档节目,都火得一塌糊涂。

让高晓松这位音乐才子以口才征服观众,奇闻说古今,谈笑有鸿儒,大概说的就是他这种样子。

如今高晓松的形象早已不再是“校园民谣时代”那个专门写伤感青春的音乐人。进入互联网世界后,高晓松身上豁达、轻松、勇于自黑的气质火速让他成为“第一网红”。

半生履历的沉淀,造就了他在各个领域中对古今文化谈笑风生的样貌。

他喜欢在微博上发自拍照,和网友互动频繁,取材于自拍照片的抱枕甚至成为了淘宝爆款。

高晓松乐在其中,他认为这是在用更轻松的心态和网友相处,相比以前“发表一点不成熟的小意见”,“装大尾巴狼”的互动模式,这种方式不仅让大家高兴,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。

面对外界对他的大力褒奖,他只是淡淡地说道:

“你没空读闲书,我来替大家读书;你没空聊天,我来替大家聊天;我让大家工作之余过得更有趣一点。”

高晓松还和朋友开了两所书馆,并出任馆长。“杂书馆”和“晓书馆”都是免费的,几乎每一本书都是他精心挑选。

他为杂书馆开馆撰写序言:

以史为鉴,无非再添几分偏见;以梦为马,最终去了别家后院。不如大雪之后,清茗一杯,杂志两卷,闻见时光掠过土地与生民,不绝如缕。

如果人生是一个过程,那么,应该是一个不断告别、学会放下、学会原谅、学会擦干眼泪的过程。

回首身后倏然而过的50年,高晓松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回望高晓松的前半生,发现他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,做了想做的事,活出了想要的生活,同时影响了与自己相遇的每个人。

那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那是生命最渴望的模样。

他曾在《如丧》中这样写道:

迄今为止,我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全都做了,并且除了恋爱和旅行全都换成了钱,虽不多,够生活,感谢所有衣食父母,感谢我父母,包括你们,所有人都老了,再没有人死于心碎,我数着日子和钱,等着永逝降临。

原来有些生活,真的存在;原来有的人,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地活。

无论你将来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,过上一个什么样的生活,都是先从遇到自己开始。

你不将就生活时,生活才会厚爱于你。

03

不仅仅只有诗和远方

作为一个50岁的“中年大叔”,高晓松始终活得有趣,并且对这个社会充满了热爱。

你看,这就是高晓松的“疯”,永远不受年龄的限制,永远“天真”,永远热泪盈眶。高晓松这一辈子,活得够张扬,够热血,够真诚。

高晓松远走美国之后再回来,做起了一个网红,加盟了阿里,甚至也会在微博上跟老板互动,为自己的节目和项目吆喝。

说他要开始挣钱了,不如说他要过“眼前”了,你带着诗一直在远方,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必须回过头来过一下眼前,不然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活本身。

高晓松家中没有手机,没有电视,全家人唯一的娱乐就是读书。走廊上、书房里、卧室中,在他家里,最多的就是书,他随手捡起一本,一看就是一个下午。

目前高晓松拥有三份工作,阿里、杂书馆、综艺节目,这三份工作是实现不同的理想。阿里实现他在行业的理想,有一点使命感。

杂书馆和做节目是一个事情的两个面,算是人生的理想。他从小生长的读书人的家庭,大部分读书人都有使命感。

传播出去就是做节目,传承下去就是做杂书馆。能做到就很欣慰,也是不辱家风,对得起自己的家庭,自己受的教育。

他说尽量让它慢一点向前推进,公益事业不是商业,太快了会变质。

节目基本除了《晓说》和《矮大紧指北》,他也不想做更多了,因为怕稀释自己。目前有这三件事做,他觉得已经很幸福了,而且很充实,未来几年就这样踏实做下去。

为什么叫“矮,大,紧”?因为是“高,小,松”的反义词,从某种意义上更加契合于他。高晓松对此毫不在意,毕竟这“矮大紧”本就是他自己用过的一个笔名。

2017年,他拿这个名字开了一档节目,就叫《矮大紧指北》,播放量出奇的好,一时轰动。节目的本意,就是要将高晓松不能说的话,让“矮大紧”说出来。

如今这个节目有了书,就如同给飘在空中的言语,在文字和纸张中,安了一个家。《矮大紧指北》,就像是一道高晓松的私房菜。一言以蔽之,拿起来就能读下去,读了就会有收获,即学即用,印象深刻。

在这套书里,高晓松不和你装X,也绝不“高大上”,只和你聊些人间烟火的新鲜事儿,每一件,都让你意犹未尽。

《矮大紧指北》一套三本,《文青手册》揭露一票大咖的年少轻狂;《闲情偶寄》是一本有声有色的生活指南;《指北排行榜》为你呈现最有趣有聊的排行榜。

那些你从未经历过的人和事,在他的娓娓道来下一一复活,带你走进一个妙趣横生,只有高晓松能创造出的境界。

虽然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但他似乎依旧像个追风少年,永不停歇。

有人喜欢他的有趣,有人喜欢他的博学,有人喜欢他的随遇而安……

在高晓松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一种可能性,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些人,能活得那么自由,永远热泪盈眶。

当不再是少年,愿你也保有那颗少年的心不变;愿你对平凡的生活依旧充满好奇,心怀希望;愿你白发丛生,仍能如少年般不留痕迹的善良。

相关搜索高晓松家世高晓松国籍老狼和高晓松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